Unsubscribe
   
 
Chairman Ou of AFR's observations on ripple effect of the emergence of Dutch Euroscepticism
2016-04-11
Ambassador Francisco H.L. Ou, Chairman of the Association of Foreign Relations and former ROC Foreign Minister, made some observations on udn.com about the ripple effect of the reemergence of Dutch Euroscepticism.

荷蘭疑歐,掀區域政治漣漪
聯合報  歐鴻鍊/對外關係協會會長、外交部前部長 (2016-04-11)
 
荷蘭在近日有關歐盟與烏克蘭聯盟協定的公投中,超過六成的投票民眾反對。該協定為一取消雙邊貿易障礙的貿易協定,對荷蘭的杏桃等產業有嚴重影響。

歐盟與烏克蘭在二○一四年已簽署聯盟協定,歐盟廿八個會員國國會也陸續審議通過,包括荷蘭在內。歐盟執委會在第一時間表示,此次公投對協定內容沒有影響,並強調該協定已簽署,且已經過歐盟議會及各會員國的國內通過程序。

然而,反對的荷蘭人並不僅是為了保護杏桃等產業而反對。

荷蘭的歐洲懷疑論聲勢頗大。二○○五年當歐盟挾新一波東擴氣勢,欲通過象徵政治整合的歐盟憲法條約時,就是因荷蘭與法國公投未過而受阻。這回荷蘭的疑歐論者再次藉歐烏聯盟協定掀起國內反歐盟聲浪,觀其宣傳,多與協定內容無關,重點反而圍繞在歐盟機制失靈、荷蘭現任聯合政府處置失當、荷蘭對烏克蘭及對俄羅斯關係等方面。

按荷蘭諮詢公投法律規定,此次過門檻、僅三成二投票率的公投,對政府不具約束力,但在內政上、區域間仍具一定影響。

類此諮詢性公投,上世紀在部分歐陸國家一度頗為風行,此次荷蘭公投難保不會帶動趨勢,讓諮詢性公投被懷疑或反對歐洲整合政治人物拿來當成試探、減壓的工具。

整體而言,自二○○八年歐債危機到去年夏天開始的難民危機,代表和平與解決方案的歐洲整合計畫,浮現了一連串難解的危機。制度上,歐盟的危機處理能力顯然不足;認同上,歐洲民族主義捲土重來,似乎總能藉各種題目為疑歐論者找到所需的養分,猝不及防的給予歐洲整合一道重擊,實是歐盟發展最大的隱憂。

所以,荷蘭諮詢公投後,英國脫歐勢力是否會因荷蘭疑歐派成功的鼓舞而聲勢大漲,在六月舉行的英國脫歐公投中勝出,值得關注。

另一可觀察重點在於烏克蘭與歐盟、俄國三邊關係。親歐盟的烏克蘭波洛申科政府自二○一四年克里米亞危機後選擇接近歐盟,與俄關係惡化,對俄出口大幅下滑,因此其與歐盟的貿易協定更顯重要。波洛申科最近因東烏克蘭問題,民調不滿意度高達七成,最近又因巴拿馬文件身陷貪腐疑雲,執政穩定度備受考驗。

國家政策深受地緣政治牽絆的烏克蘭,能否藉與歐盟的聯盟協定以進一步擺脫俄國,亦值得各界注意。

The full article in Chinese can be found here